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53章 可曾听过第“青玄”二字

    陈金蝉一直注视着何仙姑,他的精神在卢守义五十年培养zhong,早已抵达仙佛神圣的层次,如果他认真练气,或许要不了多久,长生道果就可以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因此敏锐的灵觉告诉他,对面这位美丽的道姑,实是半句假话也没有。

    但他此前的判断,应该没有错。陈金蝉说道:“仙姑尚未告诉我,这天书是否出自玄女宫。”

    何仙姑看到陈金蝉诚挚的眼神,便知道很难搪塞过去,好在她不必隐瞒到底,微笑道:“皇长孙可以叫我的名字何香,至于天书,确实来自玄女宫,我也不瞒你,这是玄女娘娘~亲自要我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金蝉沉吟道:“玄女娘娘如何会突然向我示好?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亦是一尊古老的仙家,就算没到大罗,那也是仙家zhong顶级的人物,远超过一般的太乙真仙,如何会对他这位不算得势的皇长孙示好。就算他将来前途远大,如玄女那般人物,大可不必在此时得罪如日zhong天的陛下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的陛下言出法随,可谓古往今来最强势的人皇了,连三皇五帝,都有要被比下去的趋势。

    何香突然走近,低声道:“殿下的身份并不寻常,我们这些人都盼着殿下好,还请你不要疑虑。”

    陈金蝉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身份都是有所猜疑的,因为陛下虽然厌恶他,却仿佛有所忌惮,而老师更是对他隐约有些恭敬,那绝不是因为他皇长孙的身份,如今这位神秘的道姑亦隐约有类似的态度,加上玄女的示好,让他更增疑惑。

    他知道老师卢守义或许知道答案,但老师既然不说,那自然还不到知道答案的时候,于是陈金蝉不再纠结这个问题,坦然接下天书,对何香道: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何香没有和陈金蝉寒暄多久,不一会两人就分别。

    之后何香就到了城外运河上的一座画舫,雕栏玉~柱,香气四溢。里面莺莺燕燕,都是女子,在一人引领下,上了画舫顶层,映入何香眼zhong的是个女子背影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浅紫色衣裙,缓缓转过身,可以让何香清晰看到她的眉目。

    饶是何香非是第一次看到她,但每次都有心潮起伏。

    因为女子的眉目,跟恩师沈炼确然有种神似。

    而她正是玄女娘娘,世间女修,能排到前十,甚至前五的人。

    自己这点微末道行,比起她来,如萤烛之火,对方恰然算是皓月之辉。

    这位娘娘不但面上冷清,行~事亦风烈。近二十年来,玄女宫的风貌大改,如过去还有何淑英那等不成器的弟子,在现在的玄女宫已经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如果沈炼在这里,自然认得出玄女就是若兮。

    可惜何香并不清楚自己师傅沈炼和玄女的关系,否则现在心里的忐忑,应该能消去不少。

    玄女清秀姣好面庞,略带着一丝冷意,她瞧着何香,说道:“陈金蝉离开神都之后,你就暗zhong跟随他,若是实在遇到他没法处理的危险,你就暗自相助。”

    何香对玄女的敬畏既有对方跟沈炼眉目神似的原因,亦有对方确实修为了得缘故。实际上除却性格稍冷外,玄女对她帮助良多。至少何香请教玄女修行时,对方往往一语zhong的,且并不藏私。

    同时何香心里也有一点很意外,那就是她的修行之路,实质上起于沈炼的教导,和她目前遇到的其他修行人差别不小,偏偏玄女好似对她的修行路数知之甚详。她隐约觉得这不是巧合,况且那位皇长孙体内暗藏的气,亦跟她修行的法力本源,有所吻合,似是同出一源。

    由此联系起来,她真的想问一句,玄女是否跟恩师沈炼有关。

    听到玄女的吩咐后,何香暂时压住心头疑问,回道:“我一定做好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玄女又道:“道家求长生逍遥,魔道修任性自我,追根究底,实则有相似的一面。这一路过去除魔,对你的修行也有不小的帮助,但有一件事你一定要注意,那就是遇到了魔帝弃,就赶紧逃。”

    何香绝不是第一次听到“弃”这个名字,可从玄女口气里,仿佛那位魔帝,当真是极为恐怖,连她亦要忌惮不已。

    她好奇道:“魔界不过诞生五十年,弃据说是随着魔界一起诞生的,如此短的时间,她真能比许多前辈仙佛都厉害?”

    玄女道:“魔道因悖逆天道而存在,弃是应魔道运势而生的魔帝,如果要找一个对比,那她的根脚应该同血河道人这等宇宙开辟诞生的神魔等同,五十年时光,足以让她取得类似大罗的成就,在顺应宇宙衰落运势的过程zhong,她的圣魔元功将愈发不可思议,甚至有朝一日毁灭整个人间都不稀奇。你就算苦修千年,未必就有人家一日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何香听到玄女如此盛赞魔帝弃,心头既是震惊,又有些不服气。因为她算生天生道骨,进入仙佛层次的速度,实是快得惊人,悟性可谓上等。说她及不上魔帝,她可以心服,但千牛修行,不敌人家一日,那就让她不忿了。

    玄女似看穿她的心思,淡淡道:“修行速度,并不代表什么。时来天地皆同力,一个凡人得了运势,亦可以短短时间化为真龙,覆雨翻云。修行的结果,往往比你用多少时间抵达什么境界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何香听后,细细思索,终于有所触动。

    她朝玄女深深作揖,这是真心实意的。

    玄女嘴角轻扬,道:“你若是还心有不忿,我以后都不用对你说这个道理了,更会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何香闻言,心头一动,道:“娘娘,仿佛对我有别样的照顾,不知是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玄女淡然道:“你早就想问了,那我就回答你,只不过因为你我本就有渊源,你行走世间有些年头了,可曾听过青玄二字。”

    何香为人慈和,确实交往了不少仙佛神圣,知道了一些秘闻,但“青玄”二字,她只听过一次,那还是她从长生观的寻幽真人那里得悉。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