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52章 皇长孙

    天上有天国,人间有天朝。

    自从圣后证了人皇道果,整个赵国就急速扩张起来,短短五十年,已然吞并整个元洲,混一宇内,治下生民何止亿兆。

    本来如此大的国度,绝非人力可以统御,偏偏圣后天纵之姿,于各州各府重建神明体系,州有城隍,村有土地,神权和皇权下乡,真正做到了至极的统治。

    圣后得人道,行天道,神圣至高。她修为早已抵达大罗之境,故而纵国事繁杂,亦被她聪明睿断,将整个国家平稳运行下去。

    故而朝中大臣,哪怕坐到了宰相的位置,但圣后一句话,便可以令其罢官。真正可谓朕即天下,家国一身。

    当然若换了其他人当人皇,若无她这般强悍的元神,理清国事家事天下事,便不得不依靠官吏。不过她也不是每件事都亲力亲为,只是重要事情圣明独断,其余事便是官吏和她所封神祇交叉办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她依旧是古往今来权力最大的统治者。

    随着天朝壮大,万国来朝,她对人道的统御愈发得心应手,渐渐感应到虚空中有莫名的劫数即将降临,同时魔界亦是她另外一个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魔界成形不过五十年,可里面的魔帝秉承魔道,为天道厌弃,不入三界六道,徘徊世间之外,偏偏实力与日俱增飞涨,且有一个叫做彼列的魔神暗中阻扰女帝去早早根除这个大患,导致今日,魔界已然尾大不掉。

    兼之魔界生灵悍勇,最近更有一些魔民从魔界出来,为祸世间,引起了圣后的警惕。

    五十年时光,不足以让她荡平佛道,内患尚未平定,虚空劫数时刻都可能降临,让她日子不像外表那样风光。

    在赶走张若虚后,圣后其实也有些后悔。毕竟此人可以算是她跟青玄沟通的桥梁,但她又决不能容许自己的一切都拿来成就那个小子。

    驱走张若虚这个凡人宰相,正是她矛盾心态的体现。

    毕竟若是狠绝一点,直接杀了便是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魔界渐渐为祸人间,她就让陈金蝉去解决这件事。他做得好,自是好事,做不好,也损了他的英明。

    陈金蝉本来该姓赵,为皇长孙。

    可圣后既然下诏令诛杀太子一家,便不许这个来历不明的遗腹子姓赵,断绝他的法理。为他将来得国,制造阻碍。

    虽然民间犹自承认这个皇长孙,但名义上皇室是不认的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陈金蝉在神都亦久有贤名。

    何况他的老师,更是天下读书人的领袖卢守义。而作为弟子,陈金蝉更清楚卢守义可谓行走在世间的圣人,比拟诸子。

    圣后的诏令很快到了陈金蝉那里,他接过旨意,便去卢守义的家里。

    卢守义的居处,十分简洁,既无万卷书,也无万贯财。孑然一人,没有奴仆。他曾在讲学时说过:食水者善游能寒,食土者无心而慧,食木者多力而拂,食草者善走而愚,食叶者有丝而蛾,食肉者勇敢而捍,食谷者智慧而夭,食气者神明而寿,不食者不死而神。

    卢守义自诩为不食者。

    陈金蝉开门见山道:“陛下命我讨伐魔界流散的魔民,还西荒清宁,可是又不给我神兵天将,这当如何?”

    卢守义道:“驱除魔民,还百姓安宁,是一件好事么?”

    陈金蝉道:“自然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卢守义又道:“你应该做么?”

    陈金蝉道:“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卢守义微笑道:“那你何必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陈金蝉迟疑道:“我是觉得此事麻烦,还想求教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事都会有困难,但真去做,那就世上无难事了,重点在于有心二字。你若要建不朽之功,今后就少来问我。若是只求长生自在,那很简单,我带你回青霞山。”卢守义注视着面前已经有了五十岁的弟子。

    他随着自己读书明理,自有食气神明的办法,故而不见老。举止翩然,心有正义,符合卢守义对他的期望,但这还不够。

    卢守义想陈金蝉走出自己的道,不求到达沈炼那地步,也希望他成为青玄道宗第二出色的传人。

    为此,他没有追随张若虚离开神都,偿还前生的师徒之情。

    陈金蝉心道:“我虽然跟随老师懂了许多,可是不擅长刀兵征伐,更不精于神通道术,那魔民个个凶悍,仅凭自己,怎么能将他们都收拾了,还百姓安宁。可是老师像是要我自己找办法,看来也只有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个畏难的人,却有权变。若是老师愿意相助,自然最好,若是不能,再想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陈金蝉向老师告辞,没走多远,就听到有人叫他。

    “皇长孙,请留步。”说话的人是女道姑,手上提着一朵荷花,露水盈盈,却不滴落。

    他认得这个女子,旁人都称她为何仙姑,连陛下都召见过她,跟她谈论仙道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这位仙姑突然来找他。

    他顿住脚步,朝着何仙姑作揖。

    何仙姑慌忙避开,似是不愿受他的礼。

    陈金蝉只道何仙姑认他这个天家长孙,故而不肯受礼,心下有些好感,问道:“仙姑,唤我留步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何仙姑道:“我听说陛下令皇长孙去解决魔民作乱的事,心想你不擅长征伐之事,恐有麻烦,故而特来相助。”

    陈金蝉道:“多谢仙姑了,不知仙姑如何助我?”

    何仙姑微笑道:“我这里有一卷天书,上面有撒豆成兵的法门,亦有呼风唤雨的手段,足以平皇长孙的忧虑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何仙姑取出一卷竹帛,上面道气氤氲,一看就是神物。

    陈金蝉接过,入手便觉得极是沉重。

    他道:“这卷天书,是否出自玄女宫?”

    何仙姑讶然道:“皇长孙如何得知。”

    陈金蝉道:“老师对我谈过世间的道门仙宗,更说过其中各自的长处。撒豆成兵和呼风唤雨虽然别家都有,但以玄女宫的最为高明,我还想到以前太子妃也是姓何,跟仙姑同姓,也是出自玄女宫,不知跟仙姑是否有关系?”

    何仙姑道:“太子妃确实是我的远亲,但我的修行之路跟玄女宫没多大关系。”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