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50章 前因后果

    两女引路,孔宣作陪,施施然四人就进了不死宫。

    到了待客的内殿,沈炼眉头一拧,对着孔宣道:“若兮竟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孔宣微笑道:“昨日我就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魁漓十分惊奇,静姝若有所思。沈若兮离开之事,竟能瞒过沈炼,对于两女来说,这确实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当然这应该是沈炼没有多关注,否则决计瞒不过,但也足以教人意外。

    沈炼略作沉吟,便对魁漓道:“你不是要给我沏茶么,和静姝一块去吧。”

    魁漓担心地看了孔宣一眼,孔宣从容自若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魁漓暂时放下心,拉着还想看戏的静姝离开。

    静姝极是幽怨地看着魁漓,泪眼汪汪,魁漓根本不管。

    大殿突然安静下来,沈炼和孔宣各自安坐,气氛凝滞。过了一会,孔宣才道:“我这不死宫如何?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极好。”

    孔宣道:“实际上再好的东西,都不过是梦幻泡影罢了,你应该比我先清楚,所以我对你的做法有些不理解。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你出生的时候应该是龙汉之初,那时天地初分,尚无多少生灵,人情礼法更是没有,任性自然便是主流,如你这般神魔自是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,根本不用在意其他,是么?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这是常态,唯一能做道理的便是拳头。”他笑了笑,接着道:“到现在,这个道理依旧是最大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沈炼神气寂然,却又仿佛静水流深,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,他淡声道:“你既然承认这个道理,便该理解我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孔宣不禁苦笑,他道:“你确实是最有道理的,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炼神气一变,十分柔和,悠悠道:“凭你是做不到放走若兮,教我不察觉的。现在我大概清楚了一件事,道主即便超脱,也是有办法干涉世间的,对么?”

    孔宣叹口气道:“我知道这种事根本就瞒不过你,请你到不死宫,虽是我的本意,也是替人给你带句话。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你背后是上清道主?”

    孔宣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炼露出了然的神情,说道:“原来是佛陀。”

    孔宣惊讶道:“我还以为你会以为是菩提道主,你怎么猜到佛陀的。”

    沈炼微微一笑道:“毕竟我们见过菩提树。”

    孔宣现出羡慕且遗憾的神色。

    沈炼又道:“现在我亦明白一件事了,我的炼神之法,根本不是上清道主所为,应该是曾在上清道主座下修行的佛陀所为,他既然超脱,且修过上清法,自然也能将那炼神法弄出来给我,这样大概就能解释,为何我能替代叶流云去青玄道宗。佛陀和太乙道主间确然是一直有矛盾的,这种斗争尚且延续到了他们超脱之后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沈炼算是清楚了自己有今日成就最关键的一步来源。当然并非说他一切成就,都是在佛陀操纵下,而是在佛陀和太乙道主的斗争zhong,沈炼机缘巧合,得到了这个机会,直到后面,截断万古,将这一段故事坐实,那就再也没法推翻了。

    其zhong自然也可能有其他道主的干涉,但佛陀和太乙道主的斗争才是主旋律。他沈炼便在这复杂的斗争得到机会,将比任何人都更可能成为第九位无上超脱者。

    只是他有一点,还是不清楚,其实佛陀和太乙道主都超脱了,又何必斗争。

    若是按照既定的剧本,应该是叶流云如他这样,渐渐混元无极,最终超脱。从而上清道主、太乙道主、青帝等出自一源的存在都成了道主。佛陀既然跟上清道主有过师徒的情谊,又何必做这个恶人。

    但这个疑惑,怕也只有他成了道主才能解开。

    孔宣道:“说来,我也得感谢你,要不是你,我自然不能窥见‘明还日月,暗还虚空’的境界,当然我不到这地步,自然也没法替佛陀给你带话。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我知道了,他让我还他的因果。”

    孔宣道:“你猜到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那我也有话还给他,沈炼不欠佛陀什么。”

    孔宣愕然,他正色道:“这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沈炼笑了笑,说道:“我这样回答,佛陀只有高兴的份。”

    孔宣更难以理解,他道:“如何说?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等我超脱后,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孔宣心道:你大概是太过自负了,欠了佛陀因果,如何能够超脱。

    沈炼似是知道他心内所想,道:“茶来了。”

    魁漓和静姝果然就端着茶进来,茶烟袅袅,在空zhong竟然组成凤凰的形状,那是因为曾经凤祖曾经在祖茶树上栖息过,留有道韵,故而在魁漓的凤凰真火的烹煮下,激发了潜藏的凤凰气息,显化在茶烟zhong。

    孔宣却有些奇怪道:“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魁漓道:“你不是说让我现在进来。”

    孔宣道:“我可没说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,就看向沈炼,这家伙竟在不死宫都能用以假乱真的手段,教他无从察觉。他更是失落,待到魁漓奉茶,方才回过神,品着珍藏的祖茶,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沈炼一饮而尽,浑然不是品茶,而是牛饮,瞧得静姝大翻白眼。

    她道:“魁漓妹妹,下次有什么好东西,别拿来招待沈炼,给我多好。”

    沈炼笑道:“我本来想着向镇元大仙讨要几颗人参果,用来送给你们两个,这下看来,倒是只用送魁漓了。”

    静姝道:“魁漓妹妹,你送点祖茶给沈炼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魁漓莞尔一笑,经过静姝的打趣,大殿气氛缓和许多。

    沈炼虽然知道若兮离开了,却也不急着去找,而是撇开刚才和孔宣的话题,论起道来。

    孔宣本来以为沈炼不会跟他讲什么真正的高深的道悟,没想到沈炼竟然不跟他避讳,说起阴阳来。

    先天五色神光本就根植于五行之道,而五行和阴阳更是脱不开关系。触类旁通,孔宣这五行大道的旷世宗师,竟也收获匪浅。

    而旁听的静姝,更是听得眼zhong泛起异彩。只是魁漓,境界不够,觉得晦涩难解,收获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