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236章 一剑飞仙

    钟山的雨只下了半日,最后夕阳出现,山与水,与天,皆有些浅红。

    血本是深红的,却被雨水冲刷得淡了,故而才会浅红。

    世间的修行者很多,但能渡过弱水来钟山修行的很少,这些人放诸外界,都是散修中的翘楚了,但陈北斗只下了一场雨就把他们用来祭祀了。

    修行者敬畏天地,不敬鬼神,可陈北斗到底是钟山的神,代表着这方山川的意志,这些修行的生灵日夜吞吐天地元气,既欠了天地的情分,也欠了山神的情分,从某种意义上,陈北斗只是清理自己家的小偷而已。

    神灵与道同在,行驶天地法则,司牧众生,这种自古立下的规则,随着道佛两家的崛起,怕是早就被人抛诸脑后了,就算是上代天帝建立天庭,神灵也没能恢复如天地开辟时那样视万物如刍狗的威势,甚至强势的仙佛都可以驱使神灵,如同奴仆一样,甚至斥神道为外道。

    可是陈北斗就给了这些练气的修行者以当头棒喝。

    只要有力量,一切规则都可以打破,然后重新塑造,甚至能找回已经被忘却的公理。

    足足有上百件极品的法器以及一两件不知名的法宝,跌落在钟山的泥土中,宝光黯淡,还有更多的法器受不了雨水侵蚀,灵光湮灭,俱化作不知名的气息涌~入陈北斗身体里。

    他所站立的地方不但像是天地绝巅,更如同宇宙中心,可以握住日月星辰的旋转。

    不止是钟山的生灵,连整个元洲都能感受到这股浩荡的威严,甚至到了夜晚,天空群星璀璨,星华之力洋洋洒洒,落在尘世间,一些接近开灵的禽兽都因此获益匪浅,有了灵智。

    自在庵的六清师太望着北方不语,明王慧可轻抚断袖,身上爆出刀鸣。

    知止观中王师道拿着书卷,却一个字都读不下去,写了几笔书法,都有凌厉剑气溢出,搅了观里的清净。

    太上道宗的年轻道尊静静看着紫薇垣,青牛匍匐在脚下,打着饱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晃多日,陈北斗身上的气势与日俱增,浩浩荡荡,横无际涯,日间太阳真火,夜间有星辉月华,俱都往他所处的山崖汇聚,弄得整片山崖通体碧绿,如一块上等的翡翠,只是体积过于巨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今晚就是月圆之夜了,从陈北斗祭祀开始,沈炼从未走出过自己开凿的洞府,隔绝内外气息,外界如何翻天地覆,洞府中依旧点尘不染,波澜不生。

    黄昏最后一丝光芒,越过薄薄的雾气,穿透进洞府中,映在沈炼清秀的面庞上,每一根眉毛,都在夕阳下,一览无余,深邃的眼神倒影夕阳,装进了黄昏。

    也许他看不到第二日的晨曦了,但能看见黄昏,看见今晚的圆月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许多年前他对沈老太爷说‘人生贵适意’,所以他才会去追求长生,现在两世为人加起来,也不及那时候的沈老太爷活的久,如果他死了,或许就是对当年追寻的莫大讽刺,可如果时光重来,他依旧没有后悔的地方。

    前尘往事,俱如云烟,点点滴滴,毫无遗漏,在这段时间被他一一回忆起来。他还记得自己开口第一句是‘哇哇’的哭声,大多数人也一样。为什么人生来世间第一件事就是哭,难道是因为早知道世间是红尘苦海么。

    沈炼还想到自己第一次生出对异性喜欢的情绪,那是前世的校园中,不因为她有多漂亮,只因为某一刻,他的心弦被扣动了,红尘俗世只需一眼就可以爱上一个人,然后撕心裂肺,到如今却会觉得那时的自己好陌生,那时见到的人也好陌生。

    平凡的度过一段岁月,遇到车祸,转生此方天地,也是他一声波澜壮阔的开始,他似乎天生就该属于这个世界,以平淡之心,悠游修行,克服一切困难,从不抱怨,终于证道长生,有二三知己,身份尊贵,立足人世绝巅。

    在他最美好的时候,也迎来了一生中最难以战胜的敌人——陈北斗。

    直到如今他对陈北斗的印象依旧不完整,只知道这个人有不可摧毁的坚定意志,不受世俗拘束的行为准则,以及一心求取剑道的决然。

    这人实是完美的求道之人,拥有一个大成就者应当具备的一切素质,更重要的是他的力量,也超出了沈炼所见到任何对手。

    他们本无恩仇,只是命运让他们终于要交一次手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他不修习有无相相生剑气,就无今日的事,如果他当日不进苏家堡,不见苏先生也无今日的事。命运开了无数岔路可以让他走,但最终他还是选择走到了这条路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他很难平静,但也没有恐惧,只是有一点兴奋,说不出的兴奋,那是对未知的好奇,那是背水一战后的洒脱。

    当他一步踏出洞府时,起了风,下起了雨。

    薄雾被风吹散,清润的雨落在他的乌黑发髻上,落在眉间,落在面上,丝丝凉意,振奋精神,同时扫去洞外的杂气。

    方雁影一如既往的跟在师叔身后,只是这一次她发现无论如何都跟不上了,只看到师叔拿着五行神剑,周围的风雨绕着他旋转,钟山的天地气息也随之旋转。

    陈北斗是钟山的中心,那么此刻沈炼也是钟山的另外一个中心,流动的中心。

    每一步,每一次身形变幻,都好似音律大家拨~弄琴弦一样,引动钟山的天地之息。在方雁影眼中整个钟山的画面都变得模糊起来,空间层层叠叠,分不清四方上下,东西南北。

    沈炼没有刻意计算里陈北斗还有多远,更没有计算月亮升起那一刻在何时。他只是自然而然的卷动袍袖,顺势用还是森然白骨的右手,拔~出了五行神剑,自然而然,若行云水流。

    身遭风雨连着半山的天地之息,都随着沈炼这顺其自然的一挥剑,就席卷向凝碧如翡翠的山崖。

    此刻圆月出于钟山,风雨在月色下苍黄。

    一剑飞仙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