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二百三十五章 祭祀

    陈北斗偏过头,深深看了陈金蝉一眼,道:“你记住,这场雨叫‘祭祀’。↖頂↖点↖小↖说,”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陈金蝉心头浮现出这八个字,陈北斗既然叫这场雨为‘祭祀’,那么接下来就是兵戎相见。不同于凡俗国家的祭祀是向祖先和神灵祷告,陈北斗本身就是神灵,也是陈村人的祖先。而钟山上有修行的生灵俱是祭品,只有少数能例外。质问的人,并没有得到陈北斗的回答,因为陈北斗无须向他们解释。陈金蝉经历一场脱胎换骨变化后,五感尤为敏锐,他透过苍茫的大雨,看到一个个人身或者非人身的生灵化身在玄光中朝着山神庙飞来,但是他们行动起来非常艰难,他理解他们的困难,因为每一滴雨水都在消减他们的力量。陈金蝉看到某一道玄光在风吹雨打中彻底消融,最后成了一滩血水,随着苍茫风雨,消散在天地间。他禁不住有些同情,更有些心寒。这本是一个有修行的生灵,就突然做了祭品,得不到任何解释,更无机会反抗。山神爷用残酷的手段,向陈金蝉阐述了一个朴素的道理——‘弱肉强食’,弱小就是最大的过错,如果消亡的那位能有沈炼或者山神爷那样强大,就不会消亡,至少能逃出去。一开始有修行的生灵都很愤怒,无序的往山神庙冲杀过来,因为他们大都比陈金蝉修炼得久很多,真气或者说法力要更加深厚,故而在雨水中能撑住一段时间。有一个人甚至冲开了雨幕,进入到山崖中,虽然跌跌撞撞,但毕竟进来了,他在翻滚的雨水和雪水中,近乎是用‘滚’,一路到了陈北斗跟前,嘶哑着道:“山神爷请你让我活下去,我可以献出一切,包括灵魂。”陈北斗无动于衷,那人又转向陈金蝉,说道:“小哥,替我求求情。”陈金蝉张开了嘴,想要说些什么,他看向了陈北斗。忽然在地上的那个人举起了手,他的手立刻变成长满黑色绒毛的熊臂,粗~壮宽大的熊掌,如同蒲扇一样扫过来。在这么近的距离,陈金蝉虽然有所反应,但也没法做任何动作了,可是接下来,这个熊妖突兀地就停滞了所有动作,他身上亮起了光,无数的白光,许许多多细微的剑芒从他体内爆发出来,最终化成一蓬血雨,沾到了陈金蝉脸上。他一脸茫然,为何熊妖要对他动手,难道是为了抓他做人质。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,

    (dsbyggle = ddsbyggle || [])ps({});

    陈北斗面无表情,负手立在雨中,天地间不住有一股无形的气息往他身上汇聚,初始如涓~涓细流,此时隐然有了些许江河的气象。陈金蝉很难判别山神爷究竟获得了什么样的好处,只是觉得,以往山神庙所处的山崖只是在半山腰处,可现在山神爷站在这片山崖上,就如同这里是天地绝巅。他猛然回头,发现不知何时山神庙消失了。有神便有神庙,若无神庙汇聚信仰,神灵就如无根之木,难以得到力量补充。陈金蝉心头浮现出了关于神道的知识,但和此时眼中所见,仿佛不符合。只是他耳边不知为何泛起了巫尊柔美的声音“从此你的‘道’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”。“从此你的‘道’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”,“从此你的‘道’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”,“从此你的‘道’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”,这是陈村村民们的声音,随着巫尊一起吟唱,信仰之力,汇聚成浩荡莫名的天地之息,涌~入陈北斗身体内。陈金蝉听在耳中,很震撼,也有些莫名的向往,甚至消散了适才熊妖偷袭带来的阴霾,同时陈北斗身上的伟岸、浩瀚,深深印刻在钟山每一个生灵灵魂深处。剑光无处不在,灭杀了一个又一个有修行的生灵,钟山的风雨,已经染上了血色,抹不干净的血色,无数怨魂在咆哮,但是陈北斗无动于衷。那些能侵蚀修行生灵力量的雨水,在钟山可谓无处不在,但有两个地方到不了,一个是陈村,另外一个地方就是沈炼所在的位置。这里是临山壁开凿的洞府,外面风雨凄凄,里面却十分干燥。“这场雨,叫做‘祭祀’。”沈炼如斯对方雁影说道,正如陈北斗对陈金蝉所言。看书 ns )方雁影有些惊颤,言道:“他拿了整个钟山里开灵修行的生灵做了祭品,就不怕遭天谴么。”“如果是生生死死的众生,他不会好受,可是这些生灵,对于天地而言,本身就是毒瘤,因为他们夜夜吸取天地元气,从无反馈。”沈炼缓缓说道。方雁影不止第一次听过师叔说这样的道理,但她已然没法接受这个观点,那就是修行者是天地的毒瘤。她又道:“师叔,如果山神得了祭祀的力量,岂非更加强大了,那么对你就更不利了。”“你说的不错,但是这一切都是我们互相默许的。他让陈金蝉取水,本就是陈金蝉没法做到的事,但我出手了,因为我无论如何都要把陈金蝉渡回青玄,作为条件,就是不干扰他进行‘祭祀’,这就是他真正对我出的难题。”沈炼淡淡地笑着,丝毫不像是被逼着做了难题一样。方雁影道:“可是师叔,这样一来,你就吃了亏。”沈炼既耗费力量取了弱水,又不干涉陈北斗祭祀,让其更强大,如果换成别人,方雁影只会认为那人得了失心疯。可是师叔的智慧,足以截断一切困厄,绝非愚蠢之人。“陈北斗需要更强大的力量,是因为他也想燃烧自己,这是他的心愿,我是没法阻止的,况且短时间拥有了更强的力量,未必就是一件好事。”沈炼一针见血道。“师叔言下之意是他会因为力量太强,最终在斗剑时,没法做到精气神完满,终会露出破绽?正如道主所言‘负重而行远,非道者为’。”方雁影略作沉思,随后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