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二百一十六章 纳塞尔,拯救我们吧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绵延十日的大雪终于停止。雪后的清寒阻止不了平民们发自内心的欣悦之情,毕竟熬过今天、明天,等雪化过去就好了。看着天上的晨曦,今天会有好日头的,况且瑞雪兆丰年,来年也许不会那么饿了。对于被欺凌狠了的平民,有那么点希望出现,就会觉得很温暖,相比世间那些衣食无忧,却又伤春悲秋的人,他们实在太容易得到满足,这本不是好事,可是在这绝望的国度,只能变作好事了。今天沈炼又照例施了一锅符水,当最后一名慕名而来的穷苦人接过符水后,长街上传来嘈嘈切切的声音,很快就有一名面白无须的侍卫,骑着马到了沈炼面前,尖声尖气的拿出一张法旨,读了出来。原来国主要召见沈炼,请他治病。法旨一出,所有人都默然了,因为上次被钉死的大学者,也是被召见入王宫的,国主生了病,脾气只会更暴躁,怕是这位东方来的道士凶多吉少了。他们没有发现,如果在过去,绝对不会敢在心底里腹诽国主。沈炼讲的故事在他们心中终归留下了痕迹,除却忍耐痛苦之外,他们开始有了一点基本的是非观念,以及渴望脱离现在局面的迫切需求。甚至把希望寄托到了沈炼身上,他们需要一个人能做众人的领导。甚至有更多的人内心里起了荒诞的念头,想要沈炼别领法旨,进入王宫。“纳塞尔别去。”终于有人大声喊道。纳塞尔跟先生的意思相近,但更尊贵,只有成为国民们心中神祗一样的人物,才会被赋予这个词语。有了第一个,便有了第二个,众生心念汇聚,便有灵应。纳塞尔三个字如同魔力一样,感染了整个国都中的平民,高大雄伟的优昙钵树开始摇晃,如雪梨大的叶子,在空中飞舞,随着声浪起伏。原来他们每一个人心中都盼望着有一个有通天彻地智慧,如同神祗般的纳塞尔,来救他们脱离苦海,原来他们也知道这样的日子很苦,很苦。压迫不能消弭反抗,只能让人沉默。但是沉默的力量爆发出来,往往能令天地失色。传法旨的侍卫从马身上落下,脸色比白纸还要白,真的一点血色都没有了,他气得发抖,你们这群贱民怎么敢这样。方雁影都止不住热血沸腾,同时内心深底处发生一丝丝颤抖,如果西荒的百姓都如金寂国的国民这样,怕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修者,

    (dsbyggle = ddsbyggle || [])ps({});

    都会被狂骇的愿力浪潮撕扯粉碎。原来即便是草芥,也可以发出自己的呐喊,也能有动摇天地的力量。她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师叔的缘故,在雪后天晴,明明百姓们已经生出希望,那蠢蠢欲动的反抗愿力其实已经将近平息。可由于国主的法旨,让人联想到了上一位大学者的凄惨下场,令百姓们再也没法忍受。因为他们的希望,是建立在沈炼会继续帮他们度过一段艰难的时日上,可现在国主似乎要把最后一丝希望掐灭。即便国主不处罚沈炼,可是沈炼也会被国主收服,还能向着百姓么。可怕的不是绝望,而是明明已经忍受了绝望,然后迎来希望,最后希望又被狠狠掐灭。这种折磨,直接点爆了多年来沉默的力量。沈炼其实很想说一句:沉默啊,沉默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消亡。他做过许多事,但都不及现如今那一声声纳塞尔让他开心。无数愿力汇聚在天空上,那是人性灵光下,最本质朴素的力量,不足以开天辟地,不足以灭世,但是能让把任何修者打落凡尘。金寂国的根基优昙钵树都被动摇了,官员们感到惶恐又有一丝说不清的快意,很多人都望着王宫,希望那位国主气急败坏又无能为力。沈炼终于开口了,他一个人的声音就压倒了千人万人,但也浇不灭已经沸腾的众生愿力。这种愿力太过极端,爆发出本性灵光最强大的一面,绝非大周国那种以人王玺汇聚的愿力可以比拟。“我会去见舒盘那,但你们不要害怕,今天很美好,明天更美好,每个人都会是自由身。”这是沈炼用元神的力量发声,响动在每一位国民内心深处,似乎平复了他们的躁动,但又使他们更为坚定。他们仿佛真的认可沈炼为纳塞尔了,这是真正的神祗,跟佛一样伟岸。沈炼随着被吓得失禁的侍卫到了优昙钵树下,晨曦穿透如雪梨大小叶子之间的缝隙,看书( ns)侵染了树荫下的清幽,显得沈炼格外孤高超然。国主金轮王到了,他不是走来的,也不是坐着马车来的。足足十六个身材雄伟的金甲神人,抬着黄金般的巨辇,气壮山河的走近。每一位金甲神人的服饰,看起来就像神话中的天王。他们身上有着非同小可的元气波动,放出去可以在西荒割据一山,称王称霸,但现如今仅仅是金轮王的仆从。事实上这每一个金甲神人都大有来头,至少沈炼能认出他们都不是无名之辈,可惜最后却被金轮王抓来这里,做了仆从,生死不再由自己。国主饱含威严的声音,如滚雷般响动,“我的病你能治好么?”沈炼道:“死人本不该有病的。”国主穿着宽大的王袍,身躯虽然不见雄伟,但是他的天庭饱满,目光锐利,天上的雄鹰都会在他面前匍匐,不再展翅高飞,滚雷般的声音复又响起,“死人也不能看病,我知道你一定是不想活了。”“你曾经一定吃过不死药,在你生机断绝的时候,你以为活着就拥有一切,所以你才会想尽办法活着。那种不死药并非能给你带来无限生机,其实根本在榨取你所有潜力,包括你的灵魂,所以你用跟你流着同样血脉的族人,向冥冥中一位邪神献祭,方才能继续保有你实力,以及你的肉身。可是你已经很久没有献祭了吧,因为你再无流着同样鲜血的族人了。”沈炼侃侃而谈,神容冷静,他眼中一丝亮光被国主扑捉到,那是洞悉事实的智慧。ps最近很勤奋啦,弱弱求一下月票可以么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