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195章 决战

    仇石不出意外的击败了赵思明,而且是胜得堂堂正正,靠法力和各种各样的秘术,将赵思明一身剑气消磨得七七八八,最后赵思明拼死一搏,用了剑气雷音,终于刺中了仇石,结果仇石早就计算好,事先备好一个假身,让赵思明失去了翻盘的希望。¥f。¥f

    赵思明一路下来,绝对是夺取到时第一的大热门,没想到进入前八后,第一次交手,就宣告落败。

    这下子谁都看出来,仇石在一众人中,实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要知道赵思明虽然未曾还丹,可一些弱点的长老人物,都不是他对手,可见仇石的神通,究竟是如何的不可测度。

    仇石既然一鸣惊人,就不打算藏拙下去,接下来遇到俞道人的弟子贾一力,不过十息就击败了对方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若兮也顺利的击败对手。

    仇石和若兮的一战,将会决定道试第一的归属,甚至有些人心里还觉得,此战势必会决定今后百年青玄内部的走势。

    不过大多数人都看好仇石,所谓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他们都认为仇石游历归来,神通大涨,不逊当初教尊归山承继道统之时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,能和教尊比一比,那都足以教人侧目了。

    况且若兮到底年纪太轻,纵然秘术诡异,剑术惊人,但也不比赵思明更耀眼,因此大家都不太看好她。

    本以为马上二人就要交锋,不过教尊却宣布,今晚正是月圆之时,不若推迟到子时,即可赏月,又见道法交锋,实是快事。

    况且教尊还说到,燕不归长老极为慷慨,决意送出仙酿,与众人畅饮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消息,燕不归是同众人一起知晓的。

    可是众目睽睽下,当真是反驳的话,都不好说出来,只把沈炼恨的咬牙切齿,不过任他如何气愤,沈炼都只当清风明月,不为动摇。

    既然离若兮和仇石交手,尚且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那边守静就不安分,私下串联弟子,开了盘面,赌今晚谁能独占鳌头,成为道试第一。

    赌是人的天性,纵然众人都养气多年,也被勾起了兴趣,不但一众弟子加入进来,连长老们都偷偷的加入。

    不过小赌怡情,近来玄瞳妖王仙市的名声愈发大了,兼之交易公平,用一元丹作为修士交易货币的也愈发多,青玄众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一元丹,用以这一场赌局。

    最后守静算下来,所有赌资竟然超过百万之巨,不禁暗叹这些同门的富有,又担心仇石要是输了,可就得罪一大帮人了。因为这百万赌局,足有九十万是压在仇石身上。

    他同仇石虽不亲近,但也不疏远,眼见得仇石一飞冲天,如果在最后关头,败给沈师妹,将会失色不少,诚然可惜。< rf="nn/165/165734/">或许那是很久很久以后</>

    沈炼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不过并未掺合进去。

    尔后,明月东升,清辉如水,溶于云禁之上,将云台映照得如同一块巨大的玉璧,众人居其上,神仙中人,实质如归。

    顾采薇对身旁临风玉立的沈炼说道:“师弟,在场之中,唯独你眼力最高,你瞧今晚的胜负如何?”

    沈炼目视明月,似有无限清思,待得顾采薇一句话问出来,方才被拉回现实,只听悠然道:“世间胜负,不到最后一刻,其实都是难以预料的,咱们不说胜负,只说若兮和仇石如何?”

    顾采薇美~目一倩,笑吟吟道:“那你来说若兮,我来评判仇石如何?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依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顾采薇促狭道:“你说了什么,我都会告诉小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沈炼脸皮极厚,神色丝毫不动,淡然道:“说就说,你先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顾采薇点头,然后轻声道:“仇石虽然得了奇遇,但根本还是我们青玄一百零八法中的‘青木元功’,此功练成后,同人争斗,可谓气脉悠长,所以他能磨死赵思明,固然有境界更高的缘故,说到底其深厚的法力,和其他人不在一个量级上,若兮虽然颇有些我都不能看透的神妙莫测,怕在韧性上,与仇石相比,仍旧有所不及。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所以师姐认为仇石这一次,依然会故技重施,以静制动,紧守自身,以不变应万变?”

    顾采薇摇了摇头,道:“我猜仇石不会这么做,反而会率先出手。”

    沈炼淡淡笑道:“这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顾采薇道:“这却是该你说。”

    沈炼一笑,言道:“师姐高明。若兮不但学了大梦心经,剑术更是得了阴阳互济之妙,一旦任由她施展,便是生生不息,更何况到了妙处,两仪化生四象,四象衍生八卦,八卦又成六十四卦。真到了这一步,仇石即使守得固若金汤,也得被若兮演化大道的剑势给击溃,再无回旋余地。他不但得攻,还得猛攻,一开始就让若兮那得阴阳之道妙谛的剑法施展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采薇叹了口气道:“本来仇石即便一开始猛攻,也没有胜算的,但你将若兮的胜邪剑收回,却给了仇石胜利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了关键之处,在伯仲之间的道法交锋中,法器上占了便宜,足以让胜利的天秤完全一面倒。

    胜邪剑既是邪剑,也是神剑,若兮有它,等于凭空多了一位帮手。

    沈炼道:“所以师姐认为若兮的会输。”

    顾采薇道:“只能说仇石硬面更大。”

    沈炼不置可否,望着天上明月,油然道:“今夜的月,可真圆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离子时愈发的近了。

    仇石此前独坐一楼,平心静气,到了这时,就振衣下楼。

    先入了斗法~场。

    眼见得子时将近,若兮还未出现,弄得葛渊眉头大皱,打定主意,过了时候,哪怕是教尊的后辈,都得将她视作弃权。

    及到最后时分,小姑娘才从天边明月中款款过来,身着绿萝衣裙,纤尘不染,手里拿着一根松枝,施施然进了斗法~场地。

    原来自从将最一战,推迟到今夜子时后,若兮就先回了太乙峰,她去了洗了个澡,顺便到了刻着黄庭经的崖壁下,默诵了一遍黄庭,然后再在崖壁上的一株青松上,取了一截松枝,往云台而去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(nn)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