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一百二十六章 道法交锋

    ( )

    却问道乡何处寻 第126章 道法交锋

    在道装少年背后,站着青衫男子以及白衣女尼,圣女踌躇不前,见到皇极佛后,立刻就到了他身边,似是怕极了道装少年。

    皇极佛见过不少风风雨雨,因此虽然见得道装少年神异,依旧公然无惧。

    欲要垂肩的大耳微微耸动,已然听清了圣女的传音,原来道装少年才是此前圣女遇到的神秘可怕人物,如今看起来,这人何止是可怕,但那又如何,人他一定会讨要回来,不然此事别想罢休。

    “‘道’无形无尽;心任性恣意,不可收束;物有形有相,可眼前为真为幻,谁又能清楚明白;道友语通玄理,贫僧不才,不知解释道友之说,以为然否?”皇极佛尊口一开,清谈妙理,就将沈炼的玄言说解。

    这一份功夫,足以显露他的道行,连青衫男子都生出赞赏之色,心想贼秃横行多年,自是有几把刷子。

    皇极佛口中轻描淡写,注意力全在沈炼身上,如果沈炼真能发自肺腑说出这番话,实是恐怖都不足以形容了。

    用佛门说法那就是见性明心,

    (dsbyggle = ddsbyggle || [])ps({});

    用道家说法,那就是勘破虚妄,心体天地,纵非仙佛之流,也不远矣。

    沈炼拍起手掌,他双手白~皙,十指修长,如同美玉,有种天然流淌的道韵,拍出的掌声,自有一番难以言喻的空明之感,举手抬足间,就是大宗师风采。

    “道可道,非常道,道友问我以为然,对我这句又以为然否?”他轻描淡写,又是一句,玄之又玄。

    皇极佛听了此句后,忽然觉得沈炼如那天空,他看得见,也仅仅是看得见而已,天意自古高难问,此人也难以猜测。

    他口宣佛号道:“贫僧也是糊涂了,大道如渊,不在口舌,今日道友如果不让我带走她,断然是不能善了。”

    沈炼轻笑道:“本来早晚都要解决你,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就让皇极你清楚,佛不是谁都可以叫的。”

    他神态漫不经心,即使皇极佛气机铺天盖地,盛气凌人,也波澜不惊,笑吟吟打量皇极佛,如看一枚草芥。

    沈炼愈是如此,越让皇极佛心中怒气喷薄欲出。

    他佛法受怒气催发,威力也越大,故而自己也不抑制,顺乎自然。此即心不能束,故任之。

    想他纵横天下多年,即使见到金身罗汉,也不必行大礼,偏偏沈炼这来历莫测之人,如此小视他,还要庇佑这个自在庵弟子,阻挠他成道大计。

    可谓是菩萨能忍,佛爷不能忍。

    他仰天一个哈哈,如同晴空霹雳,声动群山,回响声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“看来道友非逼得我将你超度了去见那道主天帝。”

    道门神话,说道主、天帝曾经建过彼岸天界,居住其中,玄门修士死后,就会被接引过去,成为彼岸天界的微尘众生。

    他说完之后,浑身气势高涨,整个人身子也不知道膨~胀了多少圈,有充沛天地之感。

    皇极佛是如此伟岸,显得沈炼坐在凉亭的身子,是那般微末。

    仿佛只要他轻轻一掌,就能将沈炼拍成肉饼,令其无半分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沈炼微微抬起来,目光同皇极佛硕大如灯笼的佛眼对上,两人气机实际上已经连成一片,精神上的交锋,远非外人可以看清楚。

    实际上皇极佛眼中这片山峰,这座凉亭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他显化佛身,庞然无比,高大巍峨。

    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点,一个原点,似乎有混沌蕴藏。

    分化阴阳五行,最后成了曼曼星河,虚空宇宙,他广大的金身,也成了宇宙一部分。

    他寻不到沈炼在哪,又仿佛知道这个宇宙都是沈炼所化。

    在无边无际的宇宙虚空中,他纵然再怎么浩大,都变得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忽然沈炼自星河走出,那是他,又不是他。

    手捏印诀,一座神山直接出现,卷起星河,撞向他的佛身。

    皇极佛高喧佛号,八部天龙出现,不知道有多少万里长,横贯虚空。伟岸的天龙之力,将神山抵住,龙身盘旋山上,似要将其碾碎。

    金光同神光迸发,巨大的撞击,引来不足以言语形容的可怕力量,无尽的精神异力散开,开始冲击皇极佛的精神化身。

    他紧守清明,不曾动摇。

    高呼一声“皇极惊世”。

    落在外界青衫男子和女尼眼中,就是沈炼同皇极佛之间,出现令人骇然的景象无形的涟漪开始波荡,没有惊世道法的交锋,可是扩散的精神余波,让半山亭化成碎块,连同远处的林木都向后摧折。

    青衫男子不断打出道痕,神光迸发,护住两人,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同时碧衫女子头上有花篮降下清光,如同水幕,隔绝内外,令其丝毫无损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如何护住自身已经不重要,沈炼同皇极佛的交锋,已经引起不少附近修士的瞩目。

    “皇极惊世法,那是皇极佛和谁在交手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弘阳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像,弘阳子没这般纯正的玄门大~法,几乎道合天地了,可怕可怕可怕。”

    最后说话的人显是大有见识,窥出沈炼的无上玄法,堪合道意。

    不论其他人如何窥视这两人的交手,沈炼依旧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点不尽兴,放任皇极佛不断催动皇极惊世法,将气势攀升,依旧不能达到令他满意的地步,没法刺激他的精神,让他寻到那一缕最合适的契机,扫尽虚妄,练成元神。

    沈炼需要的契机,正是一股压力,助力他完成最后一步的跨越,迈入神圣仙佛之流。

    皇极佛脑后冉冉生出一道宝轮,由八只金色天龙环绕而成。

    八部天龙,似乎快要演绎出牛马众生来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泛出金光,皮肤近乎纯金,隐约有些透明,眉眼慈悲,又有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当真如真佛来到此世间,势必要除魔卫道,扫清一切邪祟,为人间大放光明。

    他愈是声势浩大,越让青衫男子和白衣女尼有所担心,此僧佛法高强,沈炼能否制住啊,怎么沈炼还任由他凝聚大势,没有提前出手。

    青衫男子几乎快要立刻打出道痕,那是他师尊传授的玄天九秘的另外一秘,可以演化诸天杀伐之术。

    白衣女尼道:“青衣师兄且慢,沈大哥已然必胜了。”

    青衫男子正是宋青衣,白衣女尼却是自在庵的传人七秀,也是当初飞仙岛萧家的遗孤。

    沈炼推算天机,故意到这边山亭等着,将二人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同时皇极佛也是朝小雨的竞争对手,两件事倒是可以看成一件事,一并解决了。

    宋青衣道:“师妹如何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道无穷尽,人力有尽,恶僧还未证得金身,法力终归有限,沈大哥让他不断凝聚气势,现如今已经超出恶僧自己的控制,怕是只要沈大哥挨过他的攻势,最后恶僧再无能力反抗。”七秀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就便宜皇极秃驴了,只是按照六清师太的说法,你命中劫难重重,可以为你化解灾厄的却是一段孽缘,这次又是沈炼相救,怕他就是那段孽缘了。”宋青衣叹息道。

    七秀低声道:“孽缘也是缘,不是么。”

    她神情悠悠,不知是喜,亦或是忧。

    宋青衣不再多话,要说孽缘,在多年前就已经种下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注目沈炼,依然有些难以言喻的情绪滋生,本以为师尊亲传他玄天九秘,《得道了身真经》也在师尊送他入一个小天地后,修行至还丹之境,同沈炼的差距有所缩减,没想到现在看来,却可能愈发大了。

    至少他就算知道可以引动秃驴不断攀升气势,最后可令其再难控制自身,一举功成,也没有任何把握,可以顶~住秃驴的攻势。而现在看来,沈炼果然极为轻松,因为皇极佛在他们说话间,便发动了两次攻势,骇然庞大的力量,足以让虚空塌陷,落到沈炼跟前,却在一道五色光芒下,黯淡消弭。

    似乎那可怕的力量,都给五色光芒吞噬,或者消解。

    他更明白了,七秀开启慧眼后,果然眼力高明,竟然能瞬息间看出这一点来。

    皇极佛不断挥动金色拳头,脑后宝轮湛出神光,映照大千,如真佛降临。八部天龙不断咆哮,天龙伟力伴随佛拳,不断向沈炼发出决然的冲击。

    沈炼淡然相对,根本没有提起相应的气势,看书( ns 任由可怖的力量,一次又一次朝他冲击,可是无任何一分力量,能破碎他半分衣襟。

    天地间到处都是金色光芒,滔天的力量似天河一般,滚滚倾泻下来。可怕的交手,足足持续到天上金乌飞走,玉兔东升。

    无数的能量纷飞四溅,最后却被五色光芒收束住,没有逸散更多出去。

    外界窥视的修士,看见土地开裂,又愈合,林木摧折,又不断新生。

    最后皇极佛的气势开始衰落,力量开始减退。

    沈炼终于在此时有了动作,站起身来,仿佛一尊掌控大道的神灵,自虚无走出,眼中射~出实质的银芒,瞬息间就要扫除一切阻碍。

    银白光芒,胜过天上月华,所有人都开始心头悸动。

    ps感谢提刀书生的808赏以及叫我大王子殿下、吃吃书的虫虫的打赏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 <!--flg039-->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