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??65?? ?????????

    面对沈炼的石破天惊的话,女帝没有什么激动的神色,波澜不惊,像极了夜深人静时的湖水,兴不起半分波澜。

    看起来她自从重伤之后,缘于之前的道路已经被堵死,所以心灰意懒,把手上的权力都交给了儿女。她开始真正求诸佛法,以前凌厉的眉目,都开始变得柔顺,整个人像极了礼佛虔诚的妇人,哪有半分千古一帝的风采。

    女帝缓缓道:“沈炼,我知道这世间没有不劳而获的事,长生不老,三万流域的香火,我做什么才能得到?”

    她接下来的话,打破了一直以来流露的表象,偏偏还这般不疾不徐,风轻云淡,过去的霸气,在此刻都成了真正的王者气度,尽是从容。

    沈炼知道说动女帝绝非容易的事,但也不难,因为她是个有绝顶智慧的人物。

    其实在沈炼眼中女帝是比朝小雨更好的盟友,她的胸襟气度已经超脱了人世间大多豪杰,只是在运道上差了些。

    “我没猜错的话,陛下会‘天子封神术’,可以敕封神灵。”沈炼慢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但是封神没有那么容易。”女帝淡淡道。

    天子封神术自上古就开始流传,甚至有些帝王曾经凭借此,在死后真的成了神灵,不过其中也有很多机缘在里面,而且那几位成功的帝王,据说是成了九幽的阴司之神,同人间的神灵,还是有不少区别,但也算另一种形式的长生了。

    “水域不一样,而且三万里的流域,波及两岸,何止亿万生灵,有这香火支持,法力也当真无边无际了,但要做到这一切,便需要一样东西。”沈炼细声说道。

    女帝道:“需要一条真龙。”

    同时她心里有些震撼。沈炼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天子封神术的秘密。

    自来神灵的正统来源大抵分为三种,一是山川之中自然诞生的守土神灵,这种神灵是天生神灵,潜力最大。上古时有一位大神便是天生的河海之神,统领万水,几近无敌,连道主都拿之不下。

    二是天庭敕封的神灵,受天庭禁制。法力也粗浅,据说这需要一件可怕至极的法宝才能做到,甚至关系到好几位道主、佛陀那种级数的人物,不过天庭已经消失了许久,随之这种神灵也消失了,或者说是湮灭在滚滚的时间长河中,只能从一些县志,看到些许端倪。

    三是天子封神,据传很久之前,上苍给统治大地的人皇降下一道符诏。可以凭借此敕封神灵,代表上苍总理山河,天子的由来,似乎也由此而来,但不知真伪。那时候的人皇是统治整个人间,连许多炼气士都到人皇麾下效力,远非如今这些小王朝可以比拟。而那时候龙族是人皇最亲密无间的盟友,甚至有龙族转世成了人皇,故而龙族统治了大江大河还有大海,每一处广大的水域。都有龙族镇守,为那处水域的正神。

    许是过得久了,要成为水域的正神,除了天子封神之外。还得有真龙认可。甚至有些王朝,境土内奔腾大江大河,都会称之为龙脉,寄托一朝气运。

    据传所谓上苍降下的符诏,便是天子封神术的源头,后来符诏早就消失不见。才被人间帝王以玉玺代替,玉玺上常常刻有‘受命于天’,也是源于此处。

    沈炼悠然说道:“真龙本来十分罕见,不过这一条虽然不太纯粹,也算是真龙了,他也是我的敌人,我需要陛下帮我对付他,当然如果成功,陛下也能成为三万里流域的河神,届时天地之大,除了少数一些人之外,怕是无人可以伤害到你。”

    女帝道:“我说过我欠你一条命,现在是时候报答了,你本不必对我说这么多,我知道你的性子,不会让别人占你便宜,也不会刻意占别人便宜,而且我确实被你说动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她的目光有了神采,毕竟无论如何,她都喜欢做一些有挑战难度的事。

    沈炼深深凝目,同女帝对视,女帝懂他的意思,她看到了沈炼眼神中的感激,没有任何杂质。这一刻她突然想到,如果她想让他帮什么忙,多半他不会拒绝了,也不会要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泉眼无声惜细流,绿荫照水爱晴柔。这大概是清江剑派山门的写照,在此悠远淡泊的环境中,敛藏剑气,是建派祖师的初衷,可惜这一点能体会的后人,很少很少,到这一代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左少卿随在沈炼身边,稍稍领略了一点,但他此时不可能有超然世外的剑心,来面对世间的艰难险阻。站在山上,往远山外看去,便是滔滔不绝的大水,不断蚕食山门,等到大水涨到这里时,护山大阵基本上就不再起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他的周身剑气凌厉,不时斩杀偶尔窜进来的妖兵,同时看到弥漫上来的大水,以及远处上空一条黄龙,盘旋飞舞,发出声浪巨大的龙吼,仿佛死神在宣判。

    仍旧有不少请清江剑派的弟子,纵起剑光,在大阵边缘,利用阵势,同从间隙冲上来的妖兵厮杀。血气、煞气的肆意四散,让两边都不再那么冷静,这也是黄龙子期望看到的,或者说是衍虚期望的。

    左少卿心里在想,那个人还有多久才会来,能赶到山门告破么,他对沈炼充满信心,因为沈炼答应过他,就一定会来,但随着时光流逝,信心也在消磨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发现,四散的血煞,最后都无声无息往一个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黄龙子早就有机会一举攻破大阵,可是他听从了衍虚的建议,让对方慢慢接受死亡宣判,会特别有趣,他甚至感受到山里面的恐慌。

    先前愚蠢的孟寻真还试图同他一斗,最后老匹夫不但被他缴了剑丸,还废了起码五成修为,终究是废物一个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人都有玄瞳妖王的黑天玄煞,可以伤到他真龙之体。而且他有了上次的经验,绝不会给别人第二次机会,伤到他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(nn)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