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54章 其质无尘

    白少流回到了酒馆,酒馆外面就是昼夜不息的安平渠。安平渠的水,自然也是流水。

    他挑了一根条凳出去,放在河边上,看着眼前的流水。

    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周灵倒是觉得这小子有点奇怪,今天不是要死不活的样子,看着更呆了。

    尽管这时候太阳还很大,烤在人身上,很是火辣,可这小子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河水里。

    安平渠的水,流的不算快,但很清亮,日头在水中,波光粼粼,几乎晃得人睁不开眼睛,白少流的眼睛便渐渐干涩起来,可他还是没有闭上眼睛,注目流水。

    如此直到傍晚,水体都被夕阳染红,胜过娇艳的花朵。

    周灵终于忍不住,走到了白少流身边,说道:“你小子发什么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白少流动也没动,依旧注目河水。

    周灵忍不住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白少流才迟钝反应过来,忽然说道:“掌柜的,你说这河水它为什么会流动?”

    周灵一副看傻子的表情,道:“水在高处,自然就会流到下面了,这河水上游高,下游低,从高而下,再自然不过。”

    白少流微微蹙眉,说道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老板娘叉着腰,美目一瞪,道:“你小子吃饱了不干活,想这些破玩意干什么?”

    白少流对老板娘没什么可隐瞒的,她对他的大恩大德,不比沈炼差,他回道:“沈先生让我思考水为什么会流。”

    周灵听了此话之后,问道:“哪个沈先生?”

    “邻街‘活死人’医馆那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那小子让你思考的?那你就把我刚才说的答案,拿去告诉他。”老板娘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白少流心知答案不会如此简单,可是老板娘的话,仿佛有种不容拒绝的力量,鬼使神差下,他还真听话去了。

    ‘活死人’医馆。

    沈炼正坐在若兮身旁,看着她练字。

    若兮所写的‘永’,从外形上已经看不出和沈炼所写有什么分别。就连那股子神韵,也似模似样,只是细细看来,还是有差别。

    沈炼的‘永’似乎会动,是活的,而若兮的‘永’,仔细看去,少了点生机。

    白少流一边撇着若兮练字,一边又把刚才老板娘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沈炼耐心听完白少流的话,然后才慢条斯理说道:“你说水在高处自然会往低处流,这就是流水流动的原因,那你说说为何水就不从低处往高处流?”

    白少流一怔,他知道这答案太过儿戏,但实是没有想到这点。

    沈炼又用这个问题将白少流打发走,心想:你要是能将这问题想出来,那还得脑袋被苹果砸中才行。

    其实他不是要白少流想出水从高到低流的缘由在哪,只是少年性子太执拗,不知变通,只有等他走出死角,才会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若兮道:“哥哥我知道你跟他说流水为什么流,为何跟流水剑法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沈炼笑了笑,摸着她的头道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若兮道:“流水本来就是流水,因为流动起来才叫流水,流水是不会停的,所以这剑法也是不会停的,只要知道如何将它如流水一般不停流动起来,自然就是流水剑法了。”

    流水的威力是无穷的,纵然筑造了堤坝,也只能拦住它一时,最后还是会被冲开。而那时候便不是涓涓细流,是滔天的洪水,足以毁灭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沈炼轻声一叹道:“你却是太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孩子能想到这些,无论放在何处,都是极为难得,可沈炼不知道这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在若兮这年纪的时候,沈炼大约更喜欢玩泥巴一点。

    若兮这么聪明,有他的功劳,但也有其灵慧本身过人的缘故在里面。

    沈炼想到一个词语‘拔苗助长’,他所做一切到底对了么,如今他很难知晓。

    若兮自是听不出沈炼那丝叹息,究竟有何意思,只是觉得是不是惹哥哥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白少流回到了‘福满楼’,也就是老板娘的酒馆。

    老板娘主动问他沈炼说了什么,他有些不明白,一向对钱感兴趣的老板娘,为何忽然对这事如此伤心。

    难道是看上了沈先生,他知道沈炼固然看着很是年轻,说不准都四五十岁了。因为他听说功夫高到一定层度,就可以驻颜有术,返老还童。

    虽然老板娘也挺美的,可是女人终究容易老,况且沈先生并非常人。

    老板娘抿着她有些性感的红唇,眼中闪过丝丝疑惑,最后恍然,然后瞧了白少流一眼,道:“他叫你想,你就去想,什么时候,你觉得你永远都想不明白时,再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白少流应了一声,然后又听到,“记得去把锅碗瓢盆给我洗了,老娘要洗澡睡觉,这该死的天气,真想热死老娘。”

    白少流听到这句,脸皮一红,然后忽然想到一件事,他竟然从没见过老板娘出过汗。纵然这里临水,不算特别炎热,可普通人还是很容易就出汗才是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,他发现老板娘也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,老板娘没有问过他的秘密,他也不会好奇老板娘的秘密,况且他早应该想到的,换成普通民间女子,会轻易救一个满身是血的陌生人么,就算如何好心,也没这么大胆量。

    老板娘喜欢洗澡,在干净的热水里面,泡澡她觉得是最快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也喜欢一句话——‘人能脏水,水不脏人,奔流来去,其质无尘’。

    她想到这句话的时候,便听到了这句,不是她在说,而是别人在说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多出一个人,这句话从她口里说出简直柔和之至,如暮雨朝云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是别人,而是朝小雨,气质无尘的朝小雨。

    朝小雨仍是白衣,或者说是身上披着纯净的白纱,就这么忽然地出现。假若再配上一点仙乐,无疑便是仙子降落凡尘。

    老板娘瞧见她,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,然后说道:“没想到今生今世,你还会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ps感谢道德/的788赏、苦海渡船人的588赏、无水的长江的588赏手机用户请访问

    (nn)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