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38章 更无风雨晴

    虽然小女孩满身泥泞,可那双眼睛,却似夜空的星辰,明亮且纯净。

    小姑娘瞧着沈炼,怯生生道:“哥哥你是来抓茵茵的坏人么,你不要吃我好不好,茵茵很脏的。”

    沈炼本该笑的,却笑不出来,小姑娘的眉目和沈若曦有六七分相似,或者说和他的眉目也很像,清秀淡眉,足具灵气。

    他躬下~身,伸出手,小姑娘虽然十分害怕,还是抓~住了沈炼的手。

    沈炼用柔和的语气,温言细语道:“哥哥不是坏人,你怎么来的这里。”似乎他的言语,有一种特别的魔力,又或者源于小孩子敏锐的直觉,小姑娘放下了戒心。

    “白伯伯带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在哪?”

    “有很多坏人要抓茵茵,白伯伯说要去把坏人引走,然后再也没回来。”说完之后,小姑娘拉着沈炼的手,脆生生道:“哥哥你能去找白伯伯么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已经知道沈炼不是来抓她的坏人。

    沈炼轻轻拂开小姑娘额头的一缕发丝,淡不可察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弄清楚了小姑娘的身世,当初沈若曦嫁给了清河郡王作为侧妃,这西北首富的沈家,自然也跟清河郡王坐上了同一条船。

    这并非沈老爷子的主意,因为在沈炼走后一年,在一个寒冬腊月里,沈老爷子就溘然长逝。这位白手起家,聚敛惊人财富的一代奇人,也敌不过岁月的侵袭,纵然生前多少伟业,死后也带不走半分。

    到他死的时候,一定都看开了。

    他不算是一个好人,因为沈家的钱并非都是干干净净,没有血腥。他更不是好父亲,可在临终前那段时间经常去有间客栈,坐在沈炼住过的房间,死也是死在那里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沈炼,或许是因为沈炼的母亲——他早去的女儿。

    而十二年前沈若曦嫁给了清河郡王,过了七年才怀上小姑娘,却因此难产而去,清河郡王亦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加上沈家的缘故,对沈若曦自是疼爱有加,毕竟沈家还是清河郡王的钱袋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清河郡王造反,兵败之后,退守青州,但跟着他造反的叛军,他没能控制不住,在大军还没入青州城前,就被部下取了人头,沈家老老少少亦没有逃过此劫,小姑娘正是被白玉飞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玉飞是为数不多知道沈家一些内情的人,毕竟算起来小姑娘已经是除了沈炼之外,沈家最后的血脉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沈炼找到重伤的白玉飞得知,沈炼同时也将对方伤势治好。

    白玉飞因为小姑娘被沈炼寻到,自然也就放心,他仙道自是无望,更想下半生清清静静,没有留在沈炼身边,而是告别沈炼,想重新找一个地方,度过余生。

    在白玉飞离开那夜,沈炼便去取了当初那卖主求荣将领的人头,亦是派叛军抄了沈家的人。

    做这些事并不能让沈炼心安,可是杀更多涉及此事的人,亦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名字叫做若兮,与沈若曦的若曦同音。

    小若兮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要叫舅舅,所以她很固执的依然叫沈炼哥哥。

    白伯伯说只要在哥哥身边,世上再没有坏人敢来抓她,可她还是有些想念父王,想念姥爷还有姥姥。

    白伯伯还说哥哥是神仙,她便求哥哥让带她去找到父王,因为他们都去了很远的地方,远到再也回不来。

    可是哥哥说他做不到,但哥哥不是神仙么,神仙都能像鸟儿一样飞翔,能够去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小若兮觉得神仙哥哥是骗子,因为他确实能飞,却不肯带她去找父王他们。

    她想好几天都不理他,可又很害怕,怕她不理哥哥,哥哥也不会理她。

    哥哥还有好多奇怪的地方,因为她总能看到哥哥能够凭空变出许多东西,明明有些东西他身上都藏不住,比她以前见过的戏法还要神奇。

    她渐渐也觉得跟在哥哥身边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以前她只能在王府或者姥爷家,很少有机会看到外面的世界,她喜欢看戏法,父王就找了一群变戏法的给她一个人看,可是她更喜欢变戏法时的热闹啊。因为自从半年前她~的~奶妈偷偷带她出去了一次,她就喜欢上外面的世界了,喜欢上热闹与喧嚣。因为在王府和姥爷家,虽然都很大,却很孤独。

    可是自那以后,她再也没有见过奶妈,再也没有出去过一次。

    跟在哥哥身边,每天都能见到不同的人,见到许许多多热闹的地方,可以自由自在的玩耍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哥哥带着她来到了据说天下最热闹的地方,这里叫做神都。

    神都很大,人也很多,还有许多好玩的,许多好吃的,许多漂亮的衣服,可她最喜欢的却是糖葫芦。

    只是哥哥每天至多让她吃一串。

    哥哥带她到了神都,就不再走了,在这条大街上了开了一家医馆。

    她知道医馆是治病救人的地方,可哥哥开了医馆,却没人来看病,她听到周围那些叔叔婶婶说,哥哥太年轻肯定不会看病。

    她听到可生气了,因为哥哥是很厉害的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当然哥哥除了骗人还有不让她吃糖葫芦以外,还有令她不高兴的地方。

    比如说现在,哥哥要让她读书写字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读书,也不喜欢写字,除了偶尔想父王之外,便只想吃好吃的,玩好玩的。

    可她很怕哥哥生气,尽管她从来没见过哥哥像父王那样发过火。

    那些字真的很好记,看一眼就记住了,她也能写出来,哥哥总说她没写对。

    后来哥哥不让她写其他的字,只让她照着抄写一个‘永’字,这个‘永’是哥哥亲手写的。

    一片纸上,写满了密密麻麻的‘永’字,然后她拿着纸,交到哥哥面前。

    沈炼接过仔细看了一遍,然后纸张突兀消失。

    小若兮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没有称赞也没有批评,小若兮隐隐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沈炼有时候觉得小若兮像她母亲,可是眉目似乎又更像他一点。

    不止小若兮喊他为哥哥,便是外人也认为他们是兄妹。

    沈炼懒得解释,小若兮又纠正不回来,只能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心里是有愧的,所以这个孩子他会带大,尽管他从没带过小孩。

    ps感谢去也潇潇的1888赏,恭喜道友成为本书的堂主并杀到粉丝榜第4位。同时感谢小n、造化之主、ddbd、暴n雪、京师之皇的打赏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
    (nn)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