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第九章世情如霜

    沈炼一大早便出门去,原因很清楚,那就是想躲个清静而已。

    说来是找清静,其实后面还有两个跟屁虫,都是沈家的看家护院。

    沈炼心中好笑,这算不算微服私访,要知道这偌大的青州府,有小半产业都是沈家的,剩下产业的大部分,也跟沈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凡是最挣钱的行业要么被沈家垄断,要么跟沈家合作,可以说沈家跟青州的土皇帝没区别。

    如今他亦算得沈家的合法继承人之一,低调出来,用微服私访,并不算离谱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志不在此,不然调戏下民女、当一当恶霸,倒还有些意思。

    青州府分内城和外城,内城有城墙,外城却是依附内城城郭生出的各种集市和商铺,此亦是青州府一大特色,内城居住的天然觉得比外城的人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不但内城人觉得如此,连外城人也拼命想挤进内城去。

    所以内城的宅院,大多固然比外城面积小了不少,价钱却贵上许多,即便如此也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当然内城大部分宅院都是沈家建造,然后以高价卖出去,甚至沈家还有许多内城没开发的荒地的地契。

    沈炼虽然只是稍微了解些许,亦不得不佩服沈老爷子经商的眼光,几乎接近他前世现代社会的一些商业特性。

    可见大道万千,殊途同归,聪明人大都能想到一处。

    沈炼从内城逛到了外城,虽然外城比内城大了不少,却没有内城的疏落有致,井井有条,好处便是,外城着实热闹。

    他出的是内城的东城门,向东而去虽然有座山,地势却平坦得很,所以这边也是往来商旅的必经之路,其间酒楼、客栈十分得多,很是喧闹。

    当然他之所以走东门,也是因为今日沈家送葬的队伍不往这边走。

    早上走得太早,他也没吃什么东西,此刻闻得市集中烧饼的香味,不觉有些饥饿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去吃烧饼,而是径自入了一家客栈,名字倒也普通,叫做‘悦客来’。

    意喻自然是客人来了,其心欣悦,虽然粗俗,却不失直白。

    他没带钱,可是后面的两个跟班有钱。

    沈炼没有兴趣去什么雅间,而是到了大厅,此际未到晌午,人不算多,他点了一桌好菜。

    本来店小二虽然看他穿着不凡,可也不敢任他点了一桌菜。

    正想去请示一下,没想到到了掌柜那里,只见得掌柜眉开眼笑,吩咐他去告诉几位大厨将最拿手的菜都做出来。

    那掌柜怕沈炼等得急,先上了精致的糕点,还有一壶陈酿。

    沈炼虽然想喝酒,可是如今的身体,不算强~健,所以克制住了,又叫了壶清茶,只是两个跟班却不敢跟他同坐,在另外不远的一桌等候着。

    沈炼小口小口吃着糕点,没等到菜来,却看到一个青色身影从后院入了大厅。

    这人披头散发,形容邋遢,一身起了皱的青袍,色泽暗沉,也不知道多久没换,满面胡渣,很是粗豪,唯独引人注目的是鹰钩般的鼻子,和一双极为清亮的眼睛,即使身材不算高大,也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错觉。

    常人都能感受到青袍客的不同,更何况沈炼,他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掌柜见到青袍客,夷然不惧,拦住青袍客,说道:“客官你这房钱已经欠了三天了,打算什么时候结算清楚。”

    青袍人道:“哪来那么多废话,给俺先上好酒菜,吃饱喝足再跟你理论。”

    掌柜不依不饶道:“你有钱给人家卖~身葬父,却没钱付我住店的钱,还想继续吃白食,天下间哪有这般道理?”

    “我这钱不是给的,而是买他为奴,大不了到时让他给你打短工,总之把这房钱抵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掌柜叉腰笑了起来,道:“你一没立下字据,又不知人住哪,焉知那小子不是骗你的?也就你这等浑人,才信这等鬼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让他三日后回来给我当牛做马,那小子绝不会食言。”青袍客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也是如此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今天才是三日后。”

    这是厨房的菜肴端了上来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那装菜的碟子刚一落入桌上,青袍人就做到了沈炼对面,直接抓起热气腾腾的肉块,嘴里送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铁板烧牛肉,上面火油滚滚,无比烫人,青袍人径自入了喉咙,面无异色。

    掌柜见到青袍人竟然敢落座到沈炼这来,简直又惊又气,正要轰走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沈炼开口道:“再拿一副碗筷来,还有他的房钱饭钱,都一并算在我的账上。”

    掌柜不认得沈炼,却知道跟着沈炼来的两个护卫乃是沈家的人,所以才大献殷勤。

    有沈家这块招牌,自然掌柜不无不肯。

    毕竟他只要钱,又不是真的跟青袍人有仇。

    而沈家最不缺的,便是钱财。

    青袍人吃了肉,就提起酒壶,牛饮下肚,那一壶陈酿,顷刻间见底。

    他不满道:“好个奸商,一壶酒分量如此少,给我换坛子来,要十个。”

    掌柜看了看沈炼,沈炼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便上了十坛好酒。

    青袍人打开酒坛,闻了闻,骂道:“什么玩意,弄这些漮水来糊弄洒家,换刚才的酒,也要十坛。”

    掌柜心中腹诽青袍人宰沈炼这冤大头,面上却赔笑道:“刚才那酒,乃是小店秘制的花雕,存货不多。”

    青袍人一指沈炼,道:“你个老倌,怕这位小公子付不起你这破店的酒钱么?”

    沈炼开口道:“就刚才那酒,有多少来多少。”

    掌柜只好点头,招呼小二将刚才拿来的酒搬走,换上存货不多的花雕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我看你斯文秀气,却是个豪气干云之辈,可惜叫我先遇见那小子,可惜可惜!‘青袍人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“我请你吃菜喝酒,那自是我不差这点钱,世情如霜,有一千文,给别人一文;和有一文钱,给别人一文,效果固然一样,情义却有不同,你又何必高看我。”沈炼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青袍人清亮的眼神,更加亮了,用筷子敲着瓷碗,声调清越,赞道:“好一个‘世情如霜’,不料你小小年纪,竟说得出这等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说的,而是一位叫古龙先生所言一段话中的一句而已,这位大哥愿听全文么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,此必是精妙之言,等酒来方可!”

    (ps必处江湖之远,方见白云之高,既然仙侠,自然有其仙,亦有其侠,同时感谢~~~诶倫的腊八粥、七葫芦的588赏、一堆水货的200赏以及修江龙王、书友150530003824176的打赏)

    (nn)

    老铁!还在找"青玄道主"免费小说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 = )